獨家專訪諾貝爾文學委員會主席:今年為什麼頒給她?

“任何讀過格呂克詩歌的人都會被她不願輕易接受共同的信仰原則所打動,在這一點上,她像艾米莉·狄金森。她勇敢地攻擊自己的妄想,並且面對生活中的深刻衝突,尤其是試圖弄清自己成長過程中的家庭困境。這樣看的話,她便是一個智慧的詩人,樸實、毫不妥協。”

(本文首發於2020年10月15日《南方週末》)

當地時間2020年10月8日,瑞典學院宣佈將2020年諾貝爾文學獎授予美國女詩人露易絲·格呂克。格呂克1943年出生於美國紐約,曾獲美國普利策獎、國家圖書獎等多個獎項,被認為是美國當代最傑出的詩人之一。 (視覺中國/圖)

2020年10月8日,週四早上6點30分,美國波士頓劍橋,露易絲·格呂克(LouiseGlück)被電話吵醒,是瑞典學院常任祕書馬茨·馬爾姆(MatsMalm)打來的。消息讓格呂克震驚。“她説,她很高興也很榮幸。”諾貝爾文學委員會主席安德斯·奧爾森向南方週末記者轉述。

在給獲獎人打通電話以後,7點整,也就是斯德哥爾摩當地時間下午1點,瑞典學院宣佈了今年的決定,並簡單陳述理由:“因她清晰可辨的詩意之聲,以其素穆之美促成個體存在的普世性。(範靜譁譯)”

消息公佈後,7點剛過幾分鐘,諾貝爾獎官網又打通了格呂克的電話,77歲的格呂克説,“我還沒有來得及喝早晨第一杯咖啡呢。”令她高興的是,她可以用獎金再買一套早就想買的公寓了。

“爆了大冷門。”長期生活在斯德哥爾摩的作家、翻譯家萬之和妻子、莫言作品譯者安娜在家裏收看了瑞典國家電視台的直播節目。“電視台請的嘉賓幾乎都懵了,有的嘉賓壓根就沒有聽説過或讀過格呂克,一時無法參與談論,頗為尷尬。”萬之對南方週末記者説。

對此,中國社交媒體是兩種反應的交集:一邊與瑞典一樣大呼冷門,另一邊立刻有公眾號推出有關格呂克詩歌的專題。格呂克於1992年獲普利策詩歌獎,2003年又成為美國桂冠詩人,她的詩歌在中國已有零星譯介。被認為善於“押寶”的世紀文景2016年出版的格呂克詩合集《月光的合金》《直到世界反映了靈魂最深層的需要》,一直少人問津,當下已經脱銷。

“因為哈羅德·布魯姆跟她提到我,有一次她給我寫信詢問什麼事情,具體細節我不記得了。”耶魯大學教授孫康宜憶起了往事,她在微信裏轉來掌管文理學院教授總務的院長髮給全體教授們的喜報

登錄後獲取更多權限

立即登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