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羣桐鄉商人,20年咬定服務區生意 ——“豪華”高速公路服務區背後

一羣桐鄉商人,20年咬定服務區生意 ——“豪華”高速公路服務區背後

1990年代末,七八位有着相似出身背景的桐鄉人,開始在國道上叫賣杭白菊,並由此發現商機,成為高速公路服務區的經營者。 幾位最早發家的老闆如今年齡都在50歲以上,但即使在週末,他們仍然穿着全套西裝,在擺置了紅木傢俱的辦公室裏,點起香煙,操着一口沒有捲舌音、語速極快的桐鄉話接待訪客,大聲談論生意。 桐鄉人牢牢把握着服務區生意的商業機密。由於同鄉之間的信任,無論是嘉興凱通,還是其他桐鄉老闆開的公司,管理層人員幾乎都是桐鄉籍。 (本文首發於2020年10月29日《南方週末》)

1∶1普職比趨嚴,學籍灰色空間收緊——被分流的“高中生”

1∶1普職比趨嚴,學籍灰色空間收緊——被分流的“高中生”

此前多年,民辦中學落後批次招生的困境與初中成績不理想的學生對普通高中的嚮往,營造了一個供需相對平衡的教育市場。 多位長期研究職業教育的專家坦承,總體來看,普職比例大體相當有其合理性,但嚴格“一刀切”1:1有待商榷。 (本文首發於2020年10月29日《南方週末》)

“劫後”福島,何時“復生”? ——核污染風波迭起

“劫後”福島,何時“復生”? ——核污染風波迭起

出門時,當地人幾乎都會帶着一支便攜式核輻射測量儀,以便在環境輻射量超標的情況下及時離開。 “我們堅決反對將污水排入大海,這可能對日本漁業的未來產生災難性影響。”2020年10月8日,日本漁業協同組合聯合會會長岸宏説,一旦政府允許排污入海,其它國家將進一步限制日本的水產品進口。 (本文首發於2020年10月29日《南方週末》)

歷史文化街區該如何拆遷? 西安三學街改造調查

歷史文化街區該如何拆遷? 西安三學街改造調查

“歷史文化街區,如果哪裏不好,應該是‘微改造’,修舊如舊,哪裏(能)像這樣大拆大建?” 省政府的回覆批文,同意了異地遷建的方案,並指出:“在遷建保護過程中應最大限度保留原有構件、保存文物歷史信息,西安市文物局要加強對遷建保護工作的全程監管,確保文物安全。” 但在具體的拆除過程中,李婷認為“原有構件”並沒有“最大限度保留”,令她痛心的一幕如今還保存在她手機中。“直接拿挖掘機就開挖了,一地全是碎的。我們家的地磚都是清代的磚,挖掘機就直接碾過去了。” (本文首發於2020年10月29日《南方週末》)

人口普查,變遷之道:從“政治目的”到“規定動作”,項目不斷增加

人口普查,變遷之道:從“政治目的”到“規定動作”,項目不斷增加

“二十年前,敲門還比較順利,十年前,人們防備心明顯增加。今年很多門敲不開, 我們麻煩民警陪同敲門的次數多了。” 計生部門想調查育齡婦女的情況,衞生部想調查嬰兒死亡原因,殘聯希望“順帶問問”殘疾人狀況,有的部門還希望將人們上班出行的交通方式等也列入普查表調查項目。 (本文首發於2020年10月29日《南方週末》)

<
>